秦皇岛新闻资讯网

克克吐鲁克边防连驻守“生命禁区”:鲜花开在我们心上

来源:网络整理 时间:2018-07-21

  7月5日,关外一派色彩斑斓的景象。

  位于瓦罕走廊尽头,海拔5200米的东克克吐鲁克达坂,寒风凛冽。抬头仰望,绵延起伏的层层峰岭,一片冰封雪裹。

  在塔吉克语中,“克克吐鲁克”意为“鲜花盛开的地方”。但此刻放眼群山却难见一丝绿意,荒凉、缺氧、寒冷,是记者对这里的最直观印象。

  乘巡逻车抵达海拔4900米的山腰处,记者跟随官兵徒步攀爬3公里的巡逻路程。虽说只有3公里,但在高海拔地区翻山越岭,对普通人来说,无异于挑战极限。

  脚下乱石嶙峋,每走一步都十分艰辛,一不小心就容易跌倒。由于严重缺氧,记者只觉得耳畔有阵阵蜂鸣声,连呼啸的风声都听不见。

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巡逻在边境线上。岳小平摄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巡逻在边境线上。岳小平摄

  而官兵的表现,却足以用神勇来形容。

  22岁的下士李敦云,全副武装,过沟越坎,身手矫健,如履平地。他本来已经爬到半山腰,看到记者步履维艰,又折返回来,与记者并肩前行。

  越行,越远。看到记者实在难受,带队干部、卡拉其古边防营副教导员杨小强下令原地休整。

  杨小强说,再往上走,将要穿越一大片冰川,10层楼高的冰川绝地而生,登临之苦,艰辛程度,难过蜀道。

  有多难?

  数十平方公里厚厚的冰层下,藏匿着无数突兀的冰锥。官兵行走其上,时不时就会踩透日照后表面渐融的冰层,要么灌满一鞋水,被冻得瑟瑟发抖;要么踩到冰锥上,扎得人疼痛难忍。

  李敦云说,官兵们最怕的是无任何征兆的雪崩,以及深不可测的雪豁。

  每次,在冰川上巡逻,官兵必须手手相挽、谨慎挪步。因为,在这里哪怕一声呐喊也会招致雪崩。

  不到半小时,记者的指甲和嘴唇已紫中带黑。高原反应导致头疼欲裂,心如擂鼓。

  想坚持,却难再坚持,记者掉队了。

  一直陪伴记者的李敦云,转身眺望十几公里外巍然屹立的雪山说,眺望雪山,是他在克克吐鲁克边防连戍边最快乐的事。

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策马巡逻在风雪边关。岳小平摄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策马巡逻在风雪边关。岳小平摄

  当兵4年了,他还没探过家,而对雪山情有独钟的真正原因,这位边防战士有更深层次的解读。

  “雪山巍峨,让人震撼。但山高人为峰,我们边防军人驻守在雪山哨卡。有我们在这里,祖国就会安宁和平。”这位“95后”小伙儿,谈到自己的职责使命充满激情与自豪。

  李敦云所在克克吐鲁克边防连,驻守瓦罕走廊最前沿,主要担负中阿边境一线守防任务。

  虽然,宽阔的卡拉秋库尔苏河贯穿整个通道,但这里却是不折不扣的“生命禁区”——平均海拔超过5000米,常年平均温度在-5℃至-10℃,最低温度达-40℃。

  李敦云说,由于缺氧,每次巡逻攀爬达坂,就像“爬天梯”一样艰难。虽说在报名入伍时,对边防的艰苦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,但到了边防连,这里的艰苦程度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。

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在巡逻途中向界碑描红。岳小平摄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在巡逻途中向界碑描红。岳小平摄

  李敦云来自甘肃敦煌的一个农村家庭,高中毕业后,在家人的支持下他参军入伍,并主动报名到新疆戍边。

  在新疆边防,像李敦云一样的“95后”战士占了大多数,有的来自江南水乡,有的来自改革开放前沿地区,也有的来自经济相对落后的西部地区。“但无论来自哪里,家乡的自然条件,都要比边防优越很多。”杨小强说。

  与内地“95后”的生活环境截然不同,边关没有商场,没有大排档, 没有互联网,没有KTV,智能手机也不能天天使用……

  面对巨大的生活落差和长期的寂寞,不是所有的人都能适应。

  21岁的上等兵郑卫国来自广东茂名,两年前,他从广州涉外大学毕业,怀着一腔热血,毅然携笔从戎。为了接受真正的锤炼和考验,他选择来到边防部队。

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巡逻在风雪边关。岳小平摄 克克吐鲁克边防连官兵巡逻在风雪边关。岳小平摄

  戍边的每一天,都让他刻骨铭心。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ry371.cn/shenghuo/pinglun/8468.html

免责声明:本文内容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本站支持其观点。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,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、文字的真实性、完整性、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,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。


秦皇岛新闻资讯网是秦皇岛地区综合资讯门户网站,传民声、达民意!每日推送精选 新鲜生活资讯以及最新网民关注热点信息,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,传播正能量!

主办技术支持单位All Right Reserved Ry371.Cn
豫ICP备09037033号-1